空港新城,杭州打造世界名城的主战场

2009-05-20 08:17:37 228 点赞 0
为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打造“两港”物流圈战略,进一步打造杭州都市圈,增强区域经济实力和综合竞争力,根据市委、市政府统一部署,将在空港新城建设保税物流中心(B型)。今日,已形成初稿的相关规划方案在萧山举行

为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打造“两港”物流圈战略,进一步打造杭州都市圈,增强区域经济实力和综合竞争力,根据市委、市政府统一部署,将在空港新城建设保税物流中心(B型)。今日,已形成初稿的相关规划方案在萧山举行专家论证会,即将步入建设申报程序。而在此之前,机场路改建工程已经启动,机场二期征迁工作也刚刚结束。紧锣密鼓的工作进度意味着,空港新城正在进入一个大投资、大开发、大建设的阶段。为此,本报今起推出“聚焦空港新城”专题,持续关注杭州打造“机场的城市”这一重大决策部署。

空港新城规划总用地面积73平方公里,在功能定位上,以萧山机场为依托,以空港物流(保税物流)为核心支撑,以空港制造、高新技术、综合服务、休闲旅游、总部经济、都市农业为主体功能。其中,建设中的杭州保税物流中心(B型)和规划中的综合保税区将成为萧山、杭州乃至浙江省最具优势的政策平台。作为大江东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空港新城正牢牢把握大江东新城开发的机遇,努力打造临空产业与区域经济对接互促发展的成功模式,在钱江南岸建起一座现代化的国际航空城。

没有海港,杭州照样发展临港经济

青岛、大连、天津、宁波都是临海城市,他们的海港经济十分发达。面对无法比拟的资源优势,杭州必须另辟蹊径。没有海港,能否发展临港经济?答案是肯定的——发展重化工业要依靠海港,但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更要靠空港。空港也是港,依托空港,可以建设开发区、保税区,经济业态将更高端,更具成长性。

作为一个资源要素稀缺的城市,杭州要加快发展,就必须着眼于空港,以发展空港经济来带动城市的发展。所谓空港经济,就是依托大型枢纽机场的综合优势,发展具有临空指向性的产业集群,从而对机场周边地区的产业产生辐射带动,促使资本、技术、人力等生产要素在机场周边集聚的一种新型经济形态。

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国平指出,建设空港新城,是杭州市和萧山区“接轨大上海、融入长三角、打造增长极、提高首位度”的关键之举,建设长三角综合交通枢纽的关键之举,推进转型升级、建立“3+1”现代产业体系的关键之举,实施“城市东扩、旅游西进、沿江开发、跨江发展”战略的关键之举,推进“大江东新城”建设的关键之举,促投资、扩内需、转危为机、跨越发展的关键之举,意义十分重大。空港新城建设的成败关系到大江东新城建设的成败。

与世界名城媲美,空港经济是关键

无论是亚洲的新加坡、首尔、香港,还是欧洲的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美国的孟菲斯、亚特兰大等城市,其发展的支撑之一就是空港以及围绕空港而发展起来的空港经济。数十年前只是一个大沙漠的迪拜,之所以能迅速崛起,成为世界名城,很重要的因素是拥有全球最大的迪拜机场……机场是架起杭州通往世界各地的空中桥梁。只有通过机场,才能让杭州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杭州,杭州才能成为“世界办公室”、“世界城市”。

这也契合了杭州共建共享与世界名城相媲美的“生活品质之城”的奋斗目标——作为长三角南翼最重要的城市之一,杭州能否与世界名城相媲美,空港经济发不发达正是其中的关键因素之一。世界上最先进城市发展的标志之一,就是具有高度发达的空港经济。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是联结国际商品流、资金流、信息流、技术流和人才的汇集中心,也是全球实现高能级生产要素的最佳融合点。

坐飞机来杭州开会,不用出机场,附近就有商务中心,开完会,就可以乘飞机回家,非常节约时间;地铁、铁路、水路、公路等都引入空港,形成多种交通形式的零换乘……《杭州空港新城概念规划》已然为我们描绘了美好的蓝图。空港新城的目标是“机场的城市”,而不是“城市的机场”。未来的空港新城,将成为一个以空港经济为依托,融合空港物流、国际商贸、临空工业、高科技产业、生活居住、旅游休闲等功能于一体的新城。

空港新城引领萧山走新型城市化道路

产业是城市化的主导力量,建设“大江东新城”,就是要在421平方公里区域内建成一座产业主导、生态优先、服务完善、品质高尚的大江东新城。而在大江东区域,唯有空港新城走的是一条以现代服务业带动新型城市化的道路,才最有条件打造功能完善、环境一流、品质高尚的现代新城。

对于萧山来说,建设空港新城也有另一层意义——助推萧山实现“弯道超越”。空港经济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姚进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区域竞争就像是一场F1赛事,比赛最大的看点就是“弯道超越”,“弯道”充满着变数,是“危”也是“机”,能“成”也能“败”。竞争在“弯道”,决胜在“弯道”,精彩同样在“弯道”。他认为,当前萧山经济正处于这个“弯道”上,前有标兵,后有追兵。而建设空港新城正是实现“弯道超越”的助推器。

姚进认为,大型机场被喻为区域经济的发动机,民航业对当地经济发展的带动系数在1∶20以上;保税区作为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海关实施特殊监管的经济区域,实行“境内关外”运作方式和比其他开放地区更为灵活优惠的政策,是我国目前对外开放程度最高、运作机制最便捷、政策最优惠的经济区域。在空港新城建设保税物流中心和综合保税区,必将成为吸引资金、汇聚人才、集聚产业的宝地,成为引入“金凤凰”的“暖巢”,为萧山实现“弯道超越”注入强劲动力。

THE END

本站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