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金华游

2011-04-24 23:52:58 214 点赞 2
不是每次出游都写游记的,就比如去年岁末的柬越14日,写了一篇《城市名叫胡志明》的文章,却一直觉得不满意,所以就迟迟没有拿出来。可是好像不写总觉得欠了一些什么。其实看的人也不是很多,过段时候自恋地拿出来看...

不是每次出游都写游记的,就比如去年岁末的柬越14日,写了一篇《城市名叫胡志明》的文章,却一直觉得不满意,所以就迟迟没有拿出来。可是好像不写总觉得欠了一些什么。其实看的人也不是很多,过段时候自恋地拿出来看看倒是一个不错的回忆,比如这次的春节金华游。

妻的身体渐渐好起来,终于可以计划起全家一起出门的旅行了。因为去年冬天的寒冷记忆犹新,于是想去温泉。看了一大堆方案,作了A、B、C、D...等等一系列计划,随着各种事件因素不断变更着,直到除夕,才定了金华、武义之行。

首先是假期:在黄金周实行了将近10年后,从今年开始,我们终于有了黄金周的假期,可以全休7天。虽然当中还要值班,但总算是有了一个和家人一起出游的机会。从小过年就是穿新衣、放鞭炮、吃吃喝喝、跑跑亲戚,可是自从有了自己的孩子,物质越来越丰富,每天都像似过节,而这年的味道却是渐渐地淡了许多,对于孩子,新衣、美食都不足以引起快乐的盼望,而鞭炮和带有羽毛的动物则是我的女儿最怕的两种东西;压岁钱的诱惑,排到了《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后面...对于我,渐渐地要跑的亲戚纷纷落户苏州,常常是改到了清明一下跑5、6家。所以,春节,就暗淡了些许。

很少黄金周里出行的经验,唯一的一次就是跟着女儿去常州恐龙园和天目湖。景点里的人满为患是肯定的,如果仅仅是观光的话,问题还不算太大,各项游览内容比起平日里说不定还充实不少,比如上次去的天目湖。但是如果是参与性比较强的内容如主题乐园、温泉等,就必须谨慎计划了,因为排队有时会让人抓狂不已。食宿也是问题:住宿在旅游热点比如三亚、张家界,都是宰你没商量的,倒是商务城市可能在黄金周里有反向折扣;饮食本来不是问题,春节却比较特殊:各大饭店不同程度的都有服务人员不足的问题,中小城镇甚至有春节歇业的传统。所以这次出行的大本营我安排在了距离武义40公里的金华市。

这次出行,本来南京的颐尚和武义的唐风一直是重点考虑的地方,但就是因为人气高企,在黄金周里恰恰最应该舍弃。南京汤山的圣泉和临近的香泉没有去过,本来也是一个不错的目的地,但是武义新建的清水湾,因为较高的价格和超大的规模,和相对不便的地理位置,直觉告诉我这是黄金周里泡温泉唯一正确的选择。

网上可以预定的武义宾馆在春节里都涨了一倍不止,金华至少还有如家和莫泰可以选择,有车也方便。携程里预定了金华的莫泰,理由是那里有一大一小两个床的家庭房,比较适合带着孩子的家庭出游——虽然我更喜欢如家的风格。

初二还要值班,要到初三上午8点才下班。检查了下我那8万公里的威驰,加满油和防冻玻璃水。回家带上LP和女儿、还有一大堆行李。出发,时间是正月初三,上午9:45。

D1:2009年1月28日,星期三,正月初三。今天的任务是从上海开车到金华、找到那个叫做莫泰金阳光店的宾馆。

特地从google上下载了行车地图,第一次发现google map还有这个功能。不错,挺好用的。一点点不同的是,每次路口我的威驰总少几公里,本来342公里的路,我开了325公里居然就到了。看来车老了点了。

A8出莘庄后有点点堵,因为在修路的原因,不过过了新桥A5立交以后就一路畅通了。假日里卡车很少,私家车大都早早出发了,因此这个时候的高速公路很空。到了浙江段,有时前无去者、后无来者,怀疑这还是不是沪杭高速了。头顶上的提示牌倒是不停地告诉往来的车辆:欢迎来到嘉兴、限速120、浙F-xxxxx超速已被抓拍、祝你新春快乐!

老老实实地120吧,反正也没事要急着做的。每到一个服务区就进去访问一下,并且从后备箱里掏出羽毛拍、毽子,在高速公路服务区里开展家庭运动会!和女儿一样,简单的道具就可以玩得兴高采烈。看到了山,哇!过了隧道,哇!女儿兴奋地一路惊叹。淡淡的生活也同样需要一点异彩。一个个城市过去,告诉她嘉兴有粽子,杭州小核桃、萧山萝卜干、诸暨香榧子、金华有火腿...怎么都是吃的?晕倒。

除去美食,更有美女,看到诸暨西施故里的标牌,于是想起了东施效颦、沉鱼落雁、卧薪尝胆,开始了成语接龙的游戏。一路吵吵闹闹地进入的金华。

2009年春节的金华安静得像个小县城,没有川流不息的车流,也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街道两旁的商铺大多没有营业,长假的消费热潮在节前都已经释放,春节是所有人休息的日子。根据google的地图,一分不差地开到目的地,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也能驾轻就熟,看来google map真是个好东西。

下午2点。门可罗雀的莫泰门口停了车,看了下不错的房间,就决定在这里待3天。余下的事情就是安排怎么玩了。

先到八咏楼、再去侍王府。那天八咏楼却早早地下班关门了,看了半天没有看出个所以然,只知道一个叫沈约的老头,大概是南宋或元朝金华的知府大人,建了这个楼,写了八首词,故有八咏之说。现在成为了金华的象征。八咏楼是在老城区里,旁边有昔日的城门,还有黄宾虹的故居,无一例外地都是闭门谢客,只能在外面凭吊一番啦。倒是在婺江边上玩了好长时间,新建的河滨公园分布在婺江两岸,城市的绿地总可以给很多外来的游客带来意想不到的亲近感。清澈的河水、悠悠的绿地,我们好似这个城市的成员一样,欣享着这个安静的小城带给我们一个充满阳光的午后时光。

侍王府就在八咏楼的后面,过去的知府衙门,现在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所幸没有关门。这里保存着最大规模的太平天国壁画。那场150年前轰轰烈烈的运动到底给近代的中国带来什么是发人深思的,细究里面的历史,倒是很佩服曾国藩、左宗棠等这批镇压天国运动的“侩子手”,而天王麾下的那些东西南北王倒像一些反面教材,唯一的例外就是后期的忠王李秀成和这个侍王府的主人李世贤——知道是不可为而为之,英雄也。

侍王府里面还有金华的简介,各处的风景名胜、各个时期的杰出人物,中国各地看上去都是人杰地灵的地方。篇首第一人就是骆宾王,女儿想起了他那首《咏鹅》,“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已成为是幼儿唐诗入门的代表作了,我却想起了他那篇才华横溢的《讨武氏檄》,同样是对强权的挑战,也是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勇气,不愧为唐初四杰。历史对其最后下落竟“不知所终”,但可以肯定的是武则天没有追究,也真的只有这个女人才有如此胸襟——看完挞伐自己的檄文,长叹“此人竟不能为我所用!”,文章连同武氏的评价一起千古流传,人们钦佩于骆宾王的才华,我却更钦佩于他的勇气。

看完介绍,已经5点钟,人家已经关门,不过幸好没有放狗,大概难得有像我们这班孜孜不倦的游客,特别是在长假里还不忘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因此值更的老伯打烊了也不催促我们,笑呵呵地开了边门,放我们出来——女儿还心有余悸地以为他们会把我们关到明天呢。

开车直奔江南煲庄所在的下官桥路,到了那里却发现黑灯瞎火的,什么也没有,再三确认了那个google下来的map,没有错啊。再说都看到了那个江南煲庄的招牌了,怎么就是找不到饭店呢?难不成真的要去吃肯德基?这下女儿要开心了。正准备想放弃的时候灵光一闪地想起114——拨了!通了!伟大的中国电信居然春节还真的有人值班!值班的114小姐居然正好是金华人——可爱的LP居然认为用上海的手机拨通的一定是上海的114。查询江南煲庄的地址,得到答复是:没有地址、就在江边。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原来以为是在下官桥路街上的,到了桥边就掉头了,那既然是江边,肯定就是桥下了。从桥边的那条路进去,原来真的还别有洞天呢。一家家煲庄灯红酒绿的,一眼就看到了google里头著名的老长煲庄。就是它了。

点了最出名的胴骨煲,就是骨头汤加百叶和笋干,和湖州那次吃的差不多,加上七七八八荤的素的,真是七荤八素。接下来的吃相大概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原来午饭在车上就没有怎么吃,到金华就出去玩了,现在想起来,好像那天我早饭也没吃过...汗。惹得隔壁那桌当地人侧目相看,暗自纳闷——哪能格帮上海宁吃相介难堪?

坍台、坍台。实在好吃,这是当时的结论,但味道到底如何,现在看来还有待论证——因为有确切的资料表明,人饿的时候,什么都好吃的。所以觉得有必要——吃饱了以后再去试试看。

回到宾馆,洗洗睡觉。莫泰的家庭房很大、很干净。

D2:1月29日,星期四,农历正月初四。今天的任务是去武义,找到那家清水湾·沁温泉,泡一天。

觉得有点感冒,买来力度伸和康泰克,双管齐下。经过昨天晚上找饭店的“历险”,表明按google的图索骥,有时会有一点点偏差。所以没有懈怠,开车时继续仔细看路标。沿八一南路前行,过了汽车南站后左转,上S10省道,转弯口看到了那家著名的被称为山寨版的香格里拉宾馆,10km后上金丽温高速,经过两组隧道群,就到了武义,这个以温泉著名的县城。

武义设县治于唐代武周时期,当时新设10个县城都以武后的姓氏命名,暗自揣测武当、武昌、武阳难道都是同一期的?最著名的温泉位于溪里,也就是现在我们要去的清水湾温泉;不过更多的人知道的武义温泉是那里的唐风,位于县城北面壶山上,整个度假村建在山上,近年来上海的旅行社也大多以唐风为目的地。年初四的县城和金华完全不同,那里热闹非凡,到处有扎堆的游客,大多来自上海,温泉热方兴未艾,我们这不也来凑热闹啦!

停车下来逛了下熟溪桥,始建于元代、重建于80年代的廊桥上游人如织,发现走近反而不如在温泉大桥上的远眺更加壮观。廊桥也是这几年才被关注起来的东西,相比著名的Madison County的那个廊桥,熟溪桥古老得多、美观得多,只因为了记忆里那曾经的身影,和着廊桥一起被长久地保存着。每个人生命里或许会有这样的一座廊桥吧。

熟溪桥红色木廊和红色的灯笼,辉映成一片,喜洋洋地卧在清澈的熟溪河上,女儿蹦出了“长虹卧波”的成语,我却想起了灰太狼。

和淘宝上的卖家通一番电话,到温泉路上的清水湾旅行社拿温泉票要便宜些,198的票价这里只要168。孩子早就超过120cm了,全价票没商量,因此也省了不少钱的。淘宝的卖家多是热情、诚信,这次的小赖也是如此。交钱换到的不是门票却是一张介绍信,不过这么多买家都试过,相信不会错的。

温泉路一路到底转武丽县的省道,出县城6、7公里的样子,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清水湾·沁温泉。11点多的沁温泉停车场几乎已经泊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车辆。大堂里人喊马嘶的热闹非凡,团队接待在散客的对面,倒是没有人,很快拿到了带有电子芯片的手牌,还有赠送的每个人100元指定消费券(冲浪、小鱼、滑道和美食坊小食)和50元自由消费券(用于吃饭了)。更衣、洗浴的地方都不错,换了泳衣和浴袍,去了水疗大厅开始享受温泉了。

中午时分的水疗大厅人还算不多,可以随时找到空闲的按摩床和冲击水柱。因为是室内的,雾气缭绕,等热了身再去室外就不会很冷了,这点不错,不像唐风或颐尚那样一开头就是室外的,冻死人了。

浴袍从开始就是乱穿的,除非玩的时候一直钉牢自己的,否则转眼就不见了。室外温泉的地方很大,有像三个较大的分别是游泳池、棕榈泉和海浪池,还有容纳10个人到20人左右的小池5、60个,分别分为巴厘岛、中式、日式、草泉、和火山泥等几个区域。欧陆区没有建好,的确是规模宏大。差不多是热水版的热带风暴。

从下午1点以后人开始多了起来,我们从花花草草的池里开始到巴厘岛半圈下来,基本上总可以找到没有人的池子,这时也该去觅食了。更衣到三楼的美食街,才领略到假日经济的火热。两岸咖啡没有开,50元的自助餐实在不怎么样,就在美食街吃了点心当午餐了,炒年糕不错的,其他一般般吧。沁温泉的管理很不到位,整个三楼休息层,穿各式衣物的人都有,泳装、浴衣、休息服、还有穿自己衣服的人到处乱窜,休息室的躺椅根本不用指望了,而且电视机、手机、大呼小叫地几乎无法安静休息的。好不容易有个躺椅让母女两休息下,我则去做了个188的指压,至少可以安静地睡上一觉。

下午4点重返温泉,在中式温泉的大大小小池子里耗去了半天,中间挑空点的时候去了鱼疗,累了可以在地热的炕上躺一会儿。直到天完全暗了下来,人渐渐散去,天又开始飘起若有若无的雨点。要是下雪就更好啦!

8点多回到更衣室、浴巾、浴袍的供应一直很紧张的,幸好抢到一条,冲了一下,换回自己的衣服,结账、走人,

总的说来,这次清水湾·沁温泉之行还是非常明智的选择,没有多花钱在住宿上,又没有黄金周里普遍会遇到的人满为患,下汤如同下饺子的场景,我们基本上是一家人一个池子,没有太多的干扰。唯一没有预料到的是自驾回金华,这40公里的高速、省道混合线路,又是夜间行车、隧道较多、标识不清,再加上天雨路滑、突降浓雾,绝对是对身体、心理、智力、毅力的考核。

9点钟,雨越下越大,山里开始起雾,根本没法看清路标,凭着超强的方向感摸上了高速,整条金丽温高速没有路灯,也没有什么车,穿过一个又一个隧洞,回到金华S10省道,车灯照耀前方模糊一片,终于体验到防雾灯的用处了,打开后至少可以看清车前5、6米远的路面,不至于开到沟里。完全没有路灯的省道只敢开30、40码,祈祷路上没有什么障碍物,慢慢地摸近金华城,终于又看到香格里拉了。

回到城市,回到了香巴拉,就有了灯火通明的街道、也有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对于我则更钟情于路边的“柴棑馄饨”,不过事实证明莫泰对面排挡摊里的柴棑馄饨不是金华人的专擅。

D3:1月30日,星期五,年初五。今天的安排是:双龙洞,玩一天。

睡个懒觉起来,感冒已经痊愈,归功于温泉吧。施施然地用过这家莫泰意外地提供的免费早餐,虽然和星级宾馆没法比,但大过年的要出门找个地方吃早点估计还是有点难度的,单凭这点可以考虑给个5分。没有什么荤腥的东西,我的要求是稀饭加花生就可以了,好过没有。

双龙洞是金华老的景点了,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不过既然来了,就不要错过啦。依稀还记得小学语文书上读到过的《记金华的双龙洞》,作者是大名鼎鼎的叶圣陶,跟着课文去旅行,也算是真正的修学之行了。

依然照着google map前行,不料到了北山路和环城北路的环岛,接连两次转错出口,地图肯定没有问题,难道是我的脑子出错了?高度怀疑那里有个迷魂阵,因为在历史上我几乎没有过同一地点犯过两次错误。

破了那个阵法之后,就开始上盘山公路,去双龙洞的公路铺得极好,对于山路也是驾轻就熟,直线超车、弯道会车,随着海拔的上升,景色也变得壮美起来。原以为老的景点不会有很多人,孰料停车场已经爆满,管理员收了20元钱,给了棵树——不会让我把车栓在树上吧?那个地方还很有点坡度,停好车,拉紧手闸,挂上一档,看看还不放心,拿块石头垫在车轮后,暗自佩服停车场的管理员大爷——的确是找根绳子拴在树上比较保险。

门票也是疯涨,一点没有经济危机的样子,前几天网上还写55元,转眼已到90。这回淘宝也没用了,乖乖交上赎金,这才答应放人。

这年头卖门票就象是干绑票的。

叶老的课文被刻成石碑放在了景区入口,原来是四年级第二学期的,各地差异不大,都还在学呢!小学生们都得膜拜一番,如果有香火的话,估计也有人会烧的。学习早已经成了功利的一部分,这位教育大家是否感到悲哀?

依然是躺在船上入得洞口,和叶老当年的描述一样,不过不是人划的了,早就改成卷扬机来回拉的了。4人一组,被依次拉进洞口。洞内依然是光怪陆离地用各种颜色的灯光打扮成奇异的样子,像是妖怪的老巢,有免费的导游可以蹭听,不过搞了半天,也没有看到那两条传说中的龙。

我承认我的想象力一向比较弱智的,因此很不喜欢各种洞穴。漓江上的九马画山我看了半天,居然可以数出13匹,也真的佩服自己。导游在指点江山说:那像不像什么什么啊?马上有人应声:真像真像!我也恍然大悟地发出“哦...”的时候,一把被LP拉过来指着另外一块石头说:不是那里,是这里!

懵懵懂懂地就出了洞,还好,90元的门票还包括山上的一些小的景点,把那些很少有人去的地方绑在一起卖给你,美其名曰联票,当然也可以叫绑票。

横竖准备玩一天的,就是走走也不错。山里的空气很好,植被长期保护着,负离子含量高出城市很多,名副其实的氧吧。一路走山路,路过一个巨大的水库,穿过3次盘山公路,休息了n次后,终于到达了最高的朝真洞。

洞口的平台上,可见风起云涌,山下的小村镇时隐时现,倒是修仙的好地方。雨早已不下,山里却雾气缭绕。洞里一样地泛善可陈,也没有导游可以蹭了,因为团队基本就看了双龙洞以后,就去另外的景点了,不会爬这么高的山路来看这个并不知名的洞。因此游客很少,倒有了些探险的意味。

原路返回,有面的可以下山,看我们带着孩子,原来的每人5元变成了10元。上山时气喘吁吁的孩子倒表现出无畏的气概:走下去!带头走在前面。无数回事实证明了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句话是不对的,没有多花什么精力,我们就回到了山脚。坐着喝杯茶,吃点东西,信步下山,就回到了停车场。

我的小车还安安静静地被拴在树下,上车启动,正得意自己没有忘记踩离合,倒车,哐当一声——还是忘记了那块有点多此一举的石头。

回城。休息片刻,而后出去觅食。

这次找的那家叫阳光绿洲生态酒店,大众点评网上人气高企的餐馆,根据google的指引,毫无悬念地抵达。在常熟去过那家好像叫宝岩的生态酒店后,很喜欢这种绿树盎然、流水潺潺的生态餐厅。这次在金华居然也搜了一家出来,当然要去尝尝。

没有点餐的,这里所有的客人都吃同一种套餐,难不成是所谓的主厨菜单?倒是第一次碰到。原来这里的服务人员很多都在休假,正月十五以前,只能保证仅有的几种菜式。既来之则安之,想必这几种菜式必定是招牌菜,客随主便吧。

餐厅空间很大,有小桥流水,也有儿童乐园。笋干扣肉很不错,其余了了。喝了口金华特有的暖啤,有点药酒的味道,反正不太喜欢。上菜很快,吃得很慢,拖拖拉拉地迟到8点多,好像人家都快打烊了才出来,这才发现停车场里只剩下我的车了。

当地人大概都比较早睡的。

于是回到莫泰,洗洗睡吧。

D4:1月31日,星期六,农历正月初六。今天回家,顺路杭州逛逛。

长假的最后一天了,今天收拾下东西,准备回家。金华附近没有什么地方好去的了,不如路上去杭州逛逛。10点钟退房、上路,11:30点抵达杭州绕城,杭甬高速出口,改走江南大道,过钱塘江大桥,朝西湖方向驶去,然后发现:堵车。

几乎杭州所有的马路都堵车,特别是西湖周边,磨磨蹭蹭到花港时已经是下高速后1个多小时了。然后发现:没有车位。

西湖周围所有的停车场都爆满,只好等着花港停车场的门口等位,让LP去知味观味庄排队,终于停好车,吃上饭,已经快2点了。

杭州的游客实在太多,尽管旅游城市里,最爱是杭州,但假日开车来这儿绝对是个错误。幸好西湖的景色一如既往地迷人,在苏堤上还幸运地捡到了一个面对西湖的木椅。抱着女儿,沐浴在冬日久违的阳光下,和暖的微风拂面,女儿乖乖地坐在我身上,听着我如数家珍地指点江山,妖娆的西湖景色如画:我们坐在苏堤春晓的湖边,右手边有南屏晚钟、雷峰夕照,湖中有三潭印月、对岸是柳浪闻莺、左手的平湖秋月、断桥残雪,背后就是双峰插云、花港观鱼......还给她讲许仙和白娘子、梁山泊与祝英台的故事,最后,不知如何地女儿问到了幸福——幸福是什么?

我眯起眼眺望湖面,想了想,说——

幸福嘛,幸福就在眼前,就是你在西湖边,坐在爸爸的怀里吃猪肉脯呀!

19点,到家,一路平安。

THE END

本站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