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新昌纪行 登天姥山 游沃洲湖

2016-08-29 23:11:21 356 点赞 0
新昌沃洲湖新昌,我曾经来过,但已经记不得是哪一年的事情了。这次来新昌,天公不作美,天色灰灰的、暗暗的,但喜爱旅行的人,无论晨昏寒暑,都是可以徜徉山水,乐此不疲的

<a href=http://www.hang-zhou.net/xincha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新昌</a>沃洲湖新昌沃洲湖

  新昌,我曾经来过,但已经记不得是哪一年的事情了。这次来新昌,天公不作美,天色灰灰的、暗暗的,但喜爱旅行的人,无论晨昏寒暑,都是可以徜徉山水,乐此不疲的。

斜坡上的黄牛斜坡上的黄牛

  地处浙东的新昌,山水如画,那是著名的旅游胜地。仅那位朋友的工地,就显出了新昌景致的端倪:褐红色的泥土,经了霜的红叶,加上成片的朱红色的植物林,为这灰灰的天增添了一份生机。斜坡上的几头黄牛,慵懒地嚼着枯黄的草被,显得悠闲、恬适。

成片的朱红色的植物林成片的朱红色的植物林

  都市的生活,节奏太快,早已忘却了“慢慢走,欣赏啊”那样恬淡从容的心境;到了这里,可以重拾久违的“慢生活”状态了。

新昌沃洲湖边的工地新昌沃洲湖边的工地

  工地上,人不多,已经铺竣的水泥路和画着石灰线的红土路,勾勒出了几道流畅的几何图形,那也是入得画的。这里是丘陵地带,尚未成为工地的起伏的山丘上,覆盖着茂密的植被。可惜是雾霾天,那茂密的植被,就红得不够鲜艳,绿得不够苍翠。倘是无霾的晴天,那颜色,肯定悦目爽心。

  主人说:走,我们去沃洲湖吧。我们呢,自然是客随主便,跟着走就是。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在山路上盘旋了一会儿,沃洲湖就真在眼前了。

前往沃洲湖的路上前往沃洲湖的路上

  以前来新昌,我们没有到过这里。听主人介绍,沃洲湖地处天姥山系,这就使我来了兴趣。李白的一首《梦游天姥吟留别》,给我们留下了多少天姥之“梦”啊!

远眺天母山远眺天姥山

  “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一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天姥之高,已经跃然纸上。至于“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则更是把天姥之“奇”渲染得淋漓尽致。诚然,这只是李太白的“梦”。读了这首诗,不免因梦生梦,后人对天姥之山当然就有了各自的“梦”。

沃洲湖的左岸是梯田沃洲湖的左岸是梯田

  眼前,沃洲湖静静地卧在天姥山系的怀抱之中。空中,飘着细雨;此时,叫人想起李白《梦游》中“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的诗句。主人指点着说:沃洲湖的左岸是梯田,右岸就是天姥山。哦!远处的天姥山,此时有没有“云之君”和“仙之人”在那里盘桓列阵呢?

  沃洲湖的中央,是一个葱茏的小岛,宛如一头在黛绿色的湖水中漫游的巨鼋。水光潋滟,湖面上倒映着天姥山系苍黛的山色。近处的片片红叶,潇洒地跃入我们的镜头。这时,假如有一两叶小舟在湖中游弋,于湖面上拉出一掌泛着天光的微澜,那就是“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的动静相宜的绝佳意境了。

沃洲湖的中央是一座小岛远眺沃洲湖

  李白一生最为崇拜的大概是南朝诗人谢灵运,仅在《梦游》一诗中,他就两次提及了这位“山水诗鼻祖”:一是“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二是“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这位“谢公”,出生于会稽始宁(今浙江上虞),他的作品大都取材于沃洲山一带。所以,浙东地区就成了中国山水诗的滥觞之地。

沃洲湖的中央是一座小岛沃洲湖

  据查,到了大唐,浙东一带进入全盛时期。《全唐诗》中涉及的诗人中,有340人游历过沃洲和天姥。元代辛文房所撰《唐才子传》中收录的诗人,有174位到过这一带,仅诗咏沃洲山风光的就有50多篇。单凭这一点,来新昌也非得来沃洲湖看看不可了。

思源亭思源亭

  湖边,有一个赤红色的亭子。亭子的横额写着3个字——“思源亭”。这顿使我产生了一种亲切感,那是因为我为校园里那座三拱石桥取的名字恰是“思源桥”啊!“思源亭”、“思源桥”,都希望不要忘却了源头。

  思源亭里有一对父子。父亲很年轻,他主动跟我们攀谈说:“你们如果爬到马路对面的山上去,就可以看到沃洲湖、天姥山的全景了。”

  犹豫了一下,终于经不住“会当凌绝顶”的美丽诱惑,和几位朋友一起,踩着不成其为路的山路,步履蹒跚地攀援而上。年纪,我最大;体力,我最弱。自然不敢逞强,落在了最后。当我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地登临山顶的时候,几位朋友在山顶已经拍了很多沃洲湖的“鸟瞰图”了。

  我打趣地说:“革命不分先后!虽然是‘落后分子’,但不管怎样,我也加入‘革命队伍’,和大家一起领略‘无限风光在险峰’的阔大境界了。”

  居高临下,再看沃洲湖,感觉果然大不一样。此时此刻,群山环抱中的沃洲湖,宛如一个秀媚的大型山水盆景,尽在自己的袖底,尽收自己的眼中。哦!那边起伏的山峦就是天姥山系吧?李白的“梦”,延续了一千多年了,仍在爱诗、爱山、爱水的人们心中润泽、涵蕴、发酵。

居高临下再看沃洲湖居高临下再看沃洲湖

  不由得就记起了一位先生的“怪论”。那位先生曾不屑地说:李白吗?就会海侃胡吹!什么“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啊,什么“天台一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啊,到天姥山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沃洲湖地处天姥山系沃洲湖地处天姥山系

  对这位先生,我也颇有点“不屑”:朋友啊,你忘了李白这首诗的题目啦?“梦游”啊!既然是梦游,那么,在梦中,天姥山就是高过珠穆朗玛峰又能怎样呢?您老就高抬贵手,让李太白梦境中的天姥山“势拔五岳”一下吧!

沃洲山水秀如眉沃洲山水秀如眉

  当然,也有我真心佩服的人。在网上,看到的一位驴友写的游记,他受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的感召,曾独自闯入天姥山探险、野炊、露宿。虽然,他无缘得见李白“梦游”中写到的天姥之高、之奇,但他感到此行不虚,颇有收益。——我想,这位驴友可算得是“一生好入名山游”的诗仙的同好或知音了。

  清人许汝霖诗云:“沃洲山水秀如眉。”此句甚好!允许我偷个懒,把这个诗句信手“拿来”,就作为这篇游记的题目了。

THE END

本站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