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台州旅游 > 台州旅游攻略 >临海胜坑村古村落游记攻略 苍烟落照胜坑村

临海胜坑村古村落游记攻略 苍烟落照胜坑村

2016-09-06 21:48:3600

胜坑村古村落胜坑村古村落

  从桃渚到临海市的返程,我们决计去看一看地处小芝镇的胜坑村。

  胜坑村,坐落在牛头山水库上游一个峡谷中。网上说,这个村是“南宋名相后裔聚居地”。景炎元年,南宋右丞相杜范的侄子杜浒率领台州四千精兵,跟随文天祥抗元复宋。可是,此时的南宋王朝已是金瓯破碎,风雨飘摇,一如文天祥《过零丁洋》所云,“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谁也无法挽回改朝换代的噩运。最后,杜浒领导的台州四千义军以失败而告终。随着元军的长驱直入,杜家村人纷纷扶老携幼,远走他乡,其中一支避祸至此。

黄昏下的河流水光潋滟

  人的生存力和生命力是顽强而坚韧的。700多年来,村民们沿溪以石头筑屋,以石块铺路,以石条造桥。石头般的执著和淳朴已经渗入了山村人的血脉之中。而今,因移民,二十多年来,这里再没有造桥修路,人烟更是稀少,我们所能见到的最晚的民居也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所建的木结构砖石土房。

  汽车下了国道,进入一条土石混杂的路。车似乎开了许久,渐渐地,眼前之景就散发出淳朴清新的野趣。前面,水光潋滟,我们推测,那就是牛头山水库。水库的对岸,是褐红色的水杉,秩序井然地排着长队,站在水边,对着水面欣赏着自己美丽的倒影。

土石混杂的路土石混杂的路

  继续往前,是一条窄窄的水泥路,约略又行车十多分钟,我们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胜坑村。此时,已经向晚。黄昏的斜阳,笼罩着整个胜坑村,幻溢出一种金色的光辉,像极了已经泛黄的老照片。

  下车一看,胜坑村果然别具风采。和临海市内的江南长城,乃至我们上午游览的桃江十三渚相比,这里的游人已是十分稀少。深山藏古村,不由就想起了王安石《游褒禅山记》中的名句:“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独特的古旧独特的古旧

  车行途中,人生地不熟,心中有些忐忑,但我们没有放弃,所以,胜坑村便以它独特的古旧,跃入了我们的眼帘。确实,天下美景,不少就深藏在穷乡僻壤、人迹罕至之处。旅行者行至半程,不再坚持,往往就和至美之境失之交臂、擦肩而过。假如你坚持到底,或许就能收获陆放翁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后又一村”的豁然开朗的惊喜。

  眼前,一条清澈的小溪纵贯全村。小溪两岸,是久经沧桑的民居。这些民居,大都用石头砌成。嶙嶒的石头,经过风雨的打磨,岁月的销蚀,依旧保持着石头本身的厚重,又显出了它们的圆润。诚然,无论风雨如何打磨,岁月如何侵蚀,石头总是硬的,它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这叫人想起大先生鲁迅所称颂的“台州人的硬气”。

小溪纵贯全村小溪纵贯全村

  村中的住民,目前见到不多;所见到的,也大都是垂暮老者。问询后得到的回答是,这里的住民大都已经迁走,留下的基本是安土重迁的老人,他们舍不得离开这个住惯了的村落。

  村中的房屋,不少已成断壁颓垣,有的只留下了一堵外墙,还依稀保留着昔日的轮廓。这叫人想起在车墩影视城搭建的老上海布景,外观恢弘堂皇,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堵假墙矗立在那里。但胜坑村到底是历史的遗存,到这里看到的即使是只留下骨架的残壁颓垣,它毕竟是货真价实的曾经荫庇、抚育村人,为村人遮风挡雨几十年、数百年的客观存在。时近黄昏,有几家人家鱼鳞似的屋顶上已经笼起了淡淡的炊烟。斜阳之下,溪水潺潺,衰草凄凄,仿佛在娓娓诉说着胜坑村昨日的故事。置身斯村,此时,直有恍若隔世之感。

还有昔日的样子还有昔日的样子

  胜坑村的石屋,散发着悠远、质朴的记忆。想起我在农村的日子,前后相加,应该有6个年头。从前,在农村插队务农时,天天盼望着能早日告别“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如今,往事已矣,却常常依恋起昔日的艰辛稼穑。应该说,生活境遇的不同,酿就了心绪的不同。如今,村里的人(特别是年轻人)想走出去,村外的人却想走进来,做一番短暂的停留。“苦”和“乐”,是可以相互依存的;“留”和“去”,也是可以相互转换的。真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

  这里,村容村貌,古风犹存,目前是美术工作者和摄影爱好者的绝佳去处。虽然半个村庄皆是残垣断壁,在苍烟落照的时候来到这里,难免有满目苍凉之感,但它也以“垂暮”的从容淡定吸引着游人。苍烟落照,残垣断壁,从容淡定,是一种历尽沧桑、窥破红尘的气度。夕阳无限好,古村自迷人。这种景色,这种气度,进得诗歌,入得丹青;换言之,也就是我们所向往的诗情画意。

  胜坑村的原始、洁净和静谧,使人宛如一步踏进了世外桃源,说不准你就能看见靖节先生手扶竹筇,腰间挂着酒葫芦,从村子那头慢慢走来,石块铺就的路面上回旋着他平平仄仄的吟哦。

古村自迷人古村自迷人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户庭无尘杂,虚室有馀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境由心造。在胜坑村,假如你也有淡定从容的气度,那么,你足可领略故园依旧、吾爱吾庐的恬然怡然。田园之乐,稼穑之乐,归隐之乐,诗酒之乐,这一切,最好有胜坑村这样古老静谧的村落作为衬景或情境。胜坑村地处“小芝镇”;小芝者,“小资”也。这里确实是足以令“小资”们心往神驰的去处;此情此景,也的确是够小布尔乔亚的。即非作诗之人,到这里,或许也可引起一丝乡愁和几缕遐思。

山野风光山野风光

  离开胜坑村,车经牛头山水库,不禁称幸,我们看到了辉煌的落日。通情达理的大自然,大概深谙“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古训,非常配合地为我们形象地展现了斜阳脉脉水悠悠乃至古人所描摹的“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和“浮光跃金”、“春江水暖鸭先知”的诗境。这样的时光很美,这样的时光很短,但我们见到了,经历了。

  不由就想起了梁实秋先生的话:“散步的去处不一定要是山明水秀之区,如果风景宜人,固然觉得心旷神怡,就是荒村陋巷,也自有它的情趣。”不错的,苍烟落照、断壁颓垣的胜坑村,“自有它的情趣”。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大杭州网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hang-zhou.net/tzgonglue/20160906/4204.html

网友评论

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热门新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