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州旅游 > 杭州旅游攻略 >四月杭州春游记 孤山岳庙南宋皇城遗址

四月杭州春游记 孤山岳庙南宋皇城遗址

2016-12-28 13:30:0200

早上和肖到上海火车站时11点多,买的票是下午2点06分的。火车一行,两小时半的行程,到杭州东站。印象里,年幼时我被爸妈带着,游览过杭州,那次似乎也在这一站下的车吧。

和肖基于谨慎考虑,下车后买了25日下午2:55的回程票。在火车站附近坐31路车,朝西湖方向行,从车的上层看杭州,杭州的城市绿化极好,一条条绿枝摇逸。坐到了延安路下,商业景色很繁荣。
和肖一阵摸索后,来到西湖边的时候正6点左右,湖光颜色很淡,那时候远景仍然依稀可见,一小小的针塔静静的立在右边的一丛绿山上,肖笑着说那是避雷针,看了也觉得有八分像,据着地图查索,标示着“宝石流霞”,很美的名字,是宝塔倚在傍晚落日余霞里的时候。
在西湖边慢行,游人很多,喧闹的人声里,远景也慢慢朦胧起来。初见时由于天色未暗,知道湖的那边有一绵绵的山峰,真正夜了,却是什么都看不到了,也许因为不是周末,路灯开得很少,湖那边只是黑朦朦的一片,有那么一刻,我差不多把她误作了嘉兴的南湖。

由于外出喜欢随性,因此没有预定旅馆,和肖一番周折后,从西湖边的一矮民居,到商业街上的一处招待所,再辗转到了浙大住宿,终于寻到了浙大斜对的二轻旅馆,120/夜,标间,等放好行李再出来时,是7点出头了。
此时两人再到西湖边时,景色因为天已经暗下来了,看不了远处的风光,只偶有湖水回击岸堤的声响,但也还是逃不开那嘈嘈切切的人声。岸边的灯光亮了些,游人簇簇散着,夜晚看不清西湖。
折回商业街上,被商店里的各种小玩意儿迷住了脚步,想想觉得好笑,千里迢迢地从上海来到杭州,却是购物,呵,何况终究没有买什么。
9点多回到住所,一夜无梦。

早上8点,我迷糊中被叫醒。两人胡乱在街边吃了些早点。漫行到湖滨街,照地图标示,是沿西湖东岸一路北行。
那时天色比较阴沉,湖景和远山都有些灰郁模糊,朦朦胧胧的湖面虽然时有波纹荡开,但是那时的西湖水给我的印象却是静,就像在乡间早晨听见鸟雀在浓浓雾气中偶鸣,极少有人的动静。湖水虽是静,岸上的人却已经很多,那时只九点不到,人群是片片丛丛的,组队等着坐船游览西湖。西湖边的宽敞的人行道路有专辟为游人行走间欣赏休息的,很闲适,也有郁绿丰盈的垂柳高树,在如此天地间稍行观走,感觉真是很美,即便游人很多,车马喧切,幻其为道间彩蝶,早春雀鸣,那一切也就似乎确实起来,心情也被暖风撩拨得荡漾开来。
折而西行,应该是西湖北侧,远山颜色随近远而化淡,郁绿至灰淡间似有涟涟山雾,朦朦如天地甘露香尘,拥紧了那绵绵山;再如此湖色,清涟跃动,也难为不美了。正是山水共融,阴阳互济的绝佳描绘。
两个人漫漫行到断桥边,看断桥,只一长平石桥,此刻,西湖水在桥孔下流过,人潮从桥上流向白堤,好在不准机车通行,不然真不知道是何种风景。断桥,听闻它的名声久已,如今真来到了,夹杂在人群间经过,数十米的长度,走起来真的很快,心中一阵迷茫,断桥上了吗,呵,终于晚上独自还是来了一次。
过断桥后,就是白堤了。它的名气,似乎不及苏堤,可是它却是真正的西湖故友。在堤上慢行,绿荫五步一隔,天空那时也正在放晴。只是走在堤上,有些惑于西湖右边山间偶偶亮相的现代居房,想起钱穆先生当年愤愤然中国美院高楼一角破坏了西湖的整体风光,此时这样于他必万万难以接受吧,只是如今游人还一般儿的多,美景也一并儿的赏,只旧人换了新颜。
白堤的两侧都有风景,一若开合天地之穹湖,一为郁绿葱葱之山塔。白堤上的楼外楼,亭阁,石桥,西泠社,现在想来似乎少,却又似乎多,可怜才一段短短的时间,就不清晰了。记得电影里,蒋介石在离开大陆前曾经在楼外楼上默默独看过西湖风景。只是风景少有变,那时的人却已经看不到了。和肖沿着白堤行走,走走停停,不知不知不觉间,进入孤山。
孤山,其实那时我们并不知晓其为孤山岛,在我的想法里,孤山应该是山,却未料到竟是座岛。孤山公园里,见到了很多对婚礼新人,在画境般天地里,极小心的提着纯白婚纱裙尾,互依着留影。孤山公园不算大,里面的山也不是很高,只是绵绵的一垄垄的娇慵的躺在那儿。在一处湖水边,见到了鹤父梅夫的林和靖墓;看了碑石上墓地的介绍,墓被人挖开过两次,一为元代蒙古人,一为近代,心中无奈间又有些好笑,隐士如他这般也是挺失败的,因为成隐而出名以至不幸地被后人掘坟,历史上真正的隐士大概是那些历朝掘坟之士吧。
孤山公园的山上有一处有苏曼殊先生的介绍,看着照片上的人,当年他写得那些诗句文章,却已经没了印象,对他留有的只是一种淡淡的印象,有些伤戚。

出了孤山,与肖慢行到岳庙,由于小时候父母带着游玩杭州的时候,岳庙给我留下了印象很深刻,所以决定复游,印象里却不是岳庙如何好玩,而恰是因为它给我的印象是极不好玩,乏味非常,也正因此,我力劝肖不要和我进去了,可惜不听劝,呵呵,后来玩得郁闷,却不是我的错了。
岳庙不大,大堂数间里摆放着岳飞将军的生平资料,林林列列,比较详细,但多枯燥。相对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是:一大堂前的一半圆湖,据说是意指当时南宋的半壁江山,但是仔细想想个人感觉可信度不高。还有就是坟墓前的几对石塑品及有些打响了知名度的四个跪倒的所谓的民族罪人,我找了一下,这里面没有高宗,估计是制作方怕伊人太胖浪费石料吧。
这里曾经来过,如今却隐隐约约,努力搜索记忆里的沉迹。待看到了那几对神兽石尊,有些许模糊印象,还有那精忠报国几个大字。儿时倚墙在那四个大字边拍的照,和被爸爸抱到石兽上的那些留念的照片,如今都还在吗,又或者到底有没有拍过那些相片?似乎曾经是在这里照过相的,但又好像因为那年那天的人潮人海而终于遗憾着离开;时间的力量,残忍得让人不能心疼。可怜如今我也终于长大,父母也已经衰老。
在那里是呆了很久。
出来时,经过了象征半壁江山的半圆池,在水池中央有一露出水面的张口石鱼,不少人正向它抛着硬币,我小时候是很少会放弃往池子里抛硬币的机会的,当年的那枚硬币还静躺在池水中吧,那几枚孤零零留在了石鱼的口中硬币,抛币人也还记得么。

出了岳庙,1点不到,在岳庙附近的餐馆好好吃了些。稍作休息后,便是游曲院风菏。曲院风荷原是和南宋酿酒有关的。曲院风菏的左旁是李卫所建的竹素园,那时候却不知道它是和曲院风菏相通的。那儿风景很柔缓,坐在长椅上,很舒怡的阳光淡淡的洒在身上,冷风微袭。在这里,时间变得很慢。
从曲院风菏走到苏堤,苏堤远看就像是一条长绿的蓬莱仙地,置身其中了,更觉如此,过桥远眺,可看西湖的浩漾长波,远山绵景,也可欣赏西里湖的秀然娇姿,绿绣绵依。雷峰塔影长倚远山。去的时候似乎正是浙大举行教工的钓鱼大赛,看见有不少人装备很多,很老练的模样。人如果可以在如此风景中,无所事事,实在是上天的恩赐。
两个人走得不快,一个多小时将尽苏堤,在靠近苏堤的尽头处,有??观鱼(全名忘了),入门不远处有一古亭,里面有康熙帝所题的字碑,我只听见导游在喋喋不休的说鱼字少一点,那一年离今天也不过三百年许吧。临岸的水里尽多寸许的黑灰鱼,很有灵气的不停游窜,有不少人在瓣开面包喂。其他的还有孔雀鸽子红鲤鱼等。

离开苏堤,慢行到雷峰塔,塔是重建的,据说,现这一重建的雷风塔仿的是南宋时的,而最早的是五代钱王所建,至于二十年代倒塌的是明时建的。不过由于上塔要40元,因此尽管雷锋夕照算是西湖一大胜景,但是考虑到性价比,终于没有上去。
离开雷峰塔,肖由于累了先回去,我按着兴致照着地图上的凤凰山南宋皇城故址寻去,但是不幸迷失了路,走上了错路,往玉皇山上走了,一来一返中,一个多小时耗去,兴致不再,脚也因为走了一天无法再支持,于是只好泱泱的返回旅馆。不过,其间经过的长桥公园里多长桥,三孔桥,曲桥,而且此处看雷峰塔由于是在近处的关系,和在苏提看雷峰塔景有不同的感觉。夕阳西照,湖面折出的波光金粼万点,很是辉煌。

到旅馆六点,晚上出来时七点三十分了,肖吃过晚餐,我依旧空腹,夜行西湖,由于看周围人吃玉米棒吃得香,于是两人也买了,但觉味道一般,东西却贵。夜晚的西湖景色,由于灯光等的原因,很暗,看不清楚。
又是逛街,并且无可奈何的搞错了方向,结果离西湖方向越走越远,凭着对地图和路牌的仔细分析,才终于返回正途。那时9:45,肖先回去了,我也终于准备好好的夜游西湖。
一路行行坐坐,但感觉此时西湖的游人开始渐渐的少了,并且也许由于周末的缘故,路灯的光彩似乎比昨晚的多了。
本以为如此走走坐坐行到断桥也要二十几分钟,却没有料到竟只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断桥边,也可见白天里西湖景色的迷人。坐在断桥前的湖边长凳上,看着这座此时清冷的石桥,幻想着许仙和白素贞相逢断桥的情景,我想,那一定是在夜晚,细细的江南雨,一把油纸伞,相思的人在这里偶然相逢,那一秒,却胜人间无数;如果是在娇阳高照的白天里,指不定许仙因为目不暇接的看着来往的美丽女子,而与愤怒的白娘娘擦身而过。
慢慢的走到桥上,白天里的人如今已经都走了,只有断桥一座,断桥名字取得真好,除去那降雪呈断桥这一层,取名为断,很有意蕴。人只在桥上站了一会儿,就被冷风吹得有些受不了了,只好慢慢的走向白堤,下桥时,看见一对中年夫妇一块儿在桥下卖着花,玫瑰的红被清冷夜色忖得格外的美,冷冷的风从桥上流下,爱恋的凝华只在平凡中,不过他们似乎见到男女就迫着买花,于是,我饶有兴致地看到了n对兄妹和n对姐弟。
沿着早上的路,坐停在了一靠西湖的长椅上,湖中吹来的风很冷,这儿见不到远山和苏堤,那些已经一并被黑暗夜幕所遮没。远处山岩间曾经真有南宋皇城?西湖夜下似乎恍见灯烛长明,歌舞不止。那边那时权臣贵人的生活,夜夜笙歌。岳飞终究是不融于西湖美景的,金戈铁马被揉碎在晓风残月里。夜色里,看西湖夜景,明知那黑幽深处,才是真正的秀美源头,眼光却总不由的被左面动变的都市灯光给牵扯过去。那儿那么亮,前朝贵人看了,一定满是惊羡,可他们终究是看不到。晚上风很冷,坐在白堤上,到11:10,看看左右,人真的是少了,起身离开时,只剩下翩翩冷风,轻吻浪潮了。
回到旅馆,11:40。

第三天两人各自游玩。9点左右的时候,阳光很好。本来准备依旧去寻那南宋皇城遗址,但是问了好几位杭州的本地人,竟都不怎么知道,自己想贸贸然闯,因为时间的关系,终没有这个勇气,于是便又循着第二天的路线,沿西湖东岸慢慢经过断桥,上葛岭山。
已经记不清从哪条山路上的了,只记得上山路上看到了好几匹马,摇着粗密的马尾,闲闲地吐着气,都是实实在在作运货之用的。
缓缓登山,上百多石阶后,首先到达的地方是“宝石流霞”,即保淑塔。直到站在塔的近处,仰头看见它陈迹塔身的一瞬,才猛然间记起曾经,父母带我来到这塔底,那年,我也这般仰头看它,只是心境都变了;塔底下还有一平台,很多孩童在玩,似乎是在寻什么东西以换奖品,一旁的母亲们坐在石上闲聊着。
在保淑塔下,歇坐了一会儿,凉凉的山风吹过,可以隐约的看见西湖的一角,真站在高处看下去,感觉西湖并不如何。片刻后,慢慢起身,跟在几个陌生人的身后,朝着山石上爬去,应该是一整块大山石吧,没有特别开出的石阶,只有很浅很浅的前人的脚印,隐隐的竟也在坚石上留下了一串绵绵的若有若无的路,由于山风比较大,小路不容易爬,只好手脚并用,摸着石阶跟在前面人的脚根后往上爬。待到了一平坦的落脚处,不怎么宽敞,人却很多。风在这里很大,人似乎有种会被吹入西湖的感觉,拍了照,没有人陪伴,匆匆离开。
接下去是在山路上行走,背着包,虽然满山的林木挡住了大半的阳光,但是连续2小时的山路行走,人却有些累,到了黄龙洞,却是要钱才能进的,20元吧,由于时间的关系没有进去,折路向紫云洞方向走,待到了观日阁,据说是葛岭的最高处了,看见许多人在阁上,登上阁看下去,西湖可以看到侧面,但似乎不是最好的视角;在先前经过的山路上,有一处可以看到西湖的大半,只是因为登高而望的关系,看下去仿佛一个小小的西湖水池,并且很多易拉罐模样的小船杂乱的散开在了湖面上,感觉并不是如何好,除了有些新奇外,别无其他。
在观日阁待了一会儿,看了表10:50左右,朝紫云洞,牛皋墓方向走。沿着山路石阶行走十几分钟,来到一个寺庙,印象里寺庙的外墙上好像书着“东晋名寺”,并且门票5元,没有入内,沿石洞山阶下,庙下却是片很清幽的所在,两池清潭,潭里有鱼,也有很多不知名的水生物。靠山壁另有一大的池潭,上书“放生潭”,只是仔细探望,水颜色很深,似乎也没见什么鱼,估计是潭比较深的缘故。有一整块石壁上写着“心禅”,我猜想这可能是以前僧人悟道的地方。寺庙下的凉亭里仍见到不少人,很多应该是本地人双休天出来游玩,真是羡慕杭州人生在美景中的好福气。
沿山路走20分钟左右,推测基本上是下山了,极冷清的在一个山道口见到牛皋墓,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在这里驻足,来到他的墓前,一整块隆起的坟边有很多树,茂盛繁密,幽静冷清得倒很符合墓地应有的气氛,没有了在岳飞墓前人山人海仿佛市集的怪异感觉。稍停了一会儿,沿着左边山路走几百米,来到了紫云洞。
紫云洞是在山腰处的,沿石阶而上,过一不大的庭院,转向后洞,人不多,石洞是在地下的,洞口处有一尊观音菩萨,黑黑的惟布,塑像前还晃动着灯烛光焰。下洞,洞里很宽敞,洞底那儿隐隐约约也见不到什么,由于我从没有游览过石洞,因此初见时,兴奋得只觉得好,在石洞里待了片刻,小心地听着自己的回音。待越石洞从它的一侧上去,上去的洞口那儿有一约摸五米长的略雕有花纹的粗壮石柱斜斜地顶住了头顶上的山石,称做“倚石观云”,也算一景;我抬头望天,后山的林木那么葱郁,云如今却是被遮没看不到了,也许曾经没有林木的时候,那时候倚着石柱望着天上会觉得那些淡淡云彩靠得很近吧。从石洞外绕回,意外的在石洞入口的石壁上发现了不少游人的题字,凑上去看,大多写得很简洁。有一句“半生如梦 民国十七年”,三十年代的唏嘘,一阵惆怅,如今看着,心中闷闷也不知是什么感觉;再看其它的,也多是那些年里留下的。半生如梦了。/*由于时间相隔太长,我记不得到底“倚石观云”是不是在紫云洞,如果记错了,请原谅*/
接下来的行走,只仿佛在深山中,人只偶然可以见到,绝没有在保淑塔那边多了。行走出来,山路出口竟就在岳庙的左边,仅隔一道墙,这样看来,岳飞和牛皋原来相隔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远。在岳庙附近的饭馆随便吃了点,感觉有些贵。那时1点左右,于是穿过马路,游竹素园。
温馨的园子,看见不少人在园里野餐,有饭店送食物来,很遐意呵。慢慢的走着,竹素园人不少,就像一个公园,走走停停,发现了曲院风荷是和竹素园相通的。由曲院风荷到苏堤。来到了昨天来过的地方,感觉还是和昨天一般的好,静静的坐在西湖边,看着开阔的湖面,感觉凉风扑面,一坐再坐,终不舍离去。
待到了2:00,实在无可奈何要去赶火车了。由于没有料到由岳庙处去东站很不方便,并且也不识路,问了很多人,但终究是没有搞清,好在老天保佑,在长跑了很长一段路后,终于在2:53上了车,和肖胜利会师,2:55火车开往上海。后来问了肖,游灵隐寺一线天半天多点时间应该是够了。这里也不是很确定但还是想提醒各位旅友,如果是由西湖边到火车东站的话,大概要70分钟到90分钟的车程。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大杭州网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hang-zhou.net/youji/20161228/5170.html

网友评论

热门新闻

热门新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