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杭州旅游 > 杭州旅游资讯 >杭州宜居城市和谐城市与宜居生活”。

杭州宜居城市和谐城市与宜居生活”。

2010-10-08 14:41:5200

上海世博会六个主题论坛的压轴大戏,选择了“宜居城市”杭州,带来的主题是“和谐城市与宜居生活”。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出席了开幕式并致辞。

  在全体论坛上,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彼得·霍尔、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荣誉教授约翰·弗里德曼等,向世人描述了他们心目中的宜居城市。

  多国城市规划、城市生态经济、城市管理领域的专家、学者、官员,上海世博会参展方代表,国内各省区市代表和中外记者近800人出席了论坛。


  中国现代化要走创新驱动之路


  “2008年,世界城市人口已经超过农村人口。中国的城镇化率也已经达到了46.6%。城市的发展已经成为人类文明进步的强大动力和重要标志。”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首先致辞。他在致辞中指出,全球也共同面临着能源、资源价格攀升、生态退化、环境污染、人口健康、缩小南北发展差距、严重自然灾害和全球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

  谈及中国的发展,路甬祥说,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曾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的现代化必须符合国情,具有民族和区域的特色,走一条创新驱动、绿色智能、平安和谐、布局合理、繁荣宜居而有特色的城镇科学文明发展之路。


  杭州是宜居城市的好范例


  “在杭州,我们可以看到非常好的范例。你很容易看到这个城市有多么的宜居,只要你到西湖走一走。”

  联合国助理秘书长、人居署代理执行主任英格·克莱弗比表示,正是因为杭州通过大规模的住房和基础设施的投资,大幅度改善了城市的环境,而人居奖是联合国人居署最高的奖项。


  市民是创造美好城市的基础


  “城市发展过程中,市民是创造美好城市的基础。的确,只要有城市,只要城市的发展过程中得到了市民的支持。”国际展览局秘书长洛塞泰斯在致辞中这样说。

  他高度评价了世博会的城市最佳实践区:“通过不同的展馆以及城市最佳实践区的各种展示,我们看到并体验到了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政策而构成的不同类型的城市。一个良好的城市都有一个共同点,也就是让它的市民有一种归属感,让人们能够在面对挑战的时候齐心协力,共同发挥创新精神。”

  约翰·弗里德曼:宜居应从有归属感的社区起步

  作为城市规划领域的泰斗级人物,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学院荣誉教授约翰·弗里德曼认为,社区才是人们真正生活的地方,也是社会学家有时所称的社会再生产的地方。


  规划往往忽视社区


  “我们正处于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城市建设进程中,大多新崛起的城市都是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

  弗里德曼说,在中国,有很多人只专注地区和城市的设计工作,而且他们希望每件事都可以做得非常的庞大,比如几百万人口的城市、庞大的机场、长达三四十公里的跨海大桥、八车道的高速公路、全新的集装箱码头、30层高的住宅项目等等。

  弗里德曼说,中国正经历着城市改造的热潮,数百万人因拆迁而离开原来的居所,但这种由速度、规模、扩张、割离构成的城市新景观,并非真正的宜居城市所需要。


  优质社区应该符合的标准


  弗里德曼认为,作为宜居的场所,无论是在哪里,最重要的就是打造一个有归属感的社区。

  他认为,一个优质的社区至少应该符合以下几个标准。

  一是充满活力、生机勃勃;二是以一个到多个集会和社交场所为中心;三是有集体意识;四是拥有一个可以促进社会和人文氛围的硬件环境;五是能被生活在其中的人所珍惜。

  弗里德曼表示,很多来到城市建设的外来务工人员,却往往被城市的规划者所忽视,这也是一个宜居城市所需要考虑到的。

  马云:一回到杭州,就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

  马云在演讲中用得最多的词就是舒服。在他眼里,宜居城市必须让人感到舒服,而国内最舒服的大城市非杭州莫属。

  他开玩笑说,许多朋友觉得他气质上不像一个在闲适惬意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杭州商人,但实际上恰恰是杭州舒服的生活、工作环境成就了自己。


  阿里巴巴是茶室里“泡”出来的


  “昨天,我一回到杭州,就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特别是闻到桂花香。”马云的演讲以此开头,“而像到了美国,一闻到咖啡香,就知道来到了西雅图一样。阿里巴巴是从杭州的茶室里泡出来的,而美国的微软,可能跟咖啡馆有关系。”

  马云说,正是这能够闻着桂花香,品着香茗的西湖边,成为他挖到第一桶金的地方。

  “我们刚刚创业的时候,只凑了两万块钱,我们没有会议室和接待室,开会也很少。很多重要的决定,是我们坐在西湖边上的椅子上讨论出来的,还有很多创新的点子,是大家在茶室里聊出来的。”


  吸引人才的不再是政策和户口


  在舒服的环境里生活多年之后,已经功成名就的马云表示,自己再有钱,也不会投身到争建地标性建筑的潮流中去。

  “我去纽约、去北京,让我感慨的不是高楼大厦,而是人。是人让我们永远地记住,我相信城市因人而美丽。我再度回到一座城市,绝不是因为哪栋楼,而是那里有我的朋友,有我的合伙人,因为这些人让我回来,城市的魅力一定因人而异。”

  对于未来企业乃至城市之间的竞争,马云认为,既不是高楼之间的竞争,也绝不是GDP的竞争,未来的竞争就是人才的竞争。而吸引人才的将不再是政策、户口,而是空气、水和食品安全。

  最后马云谈了裸捐的问题。“我赞赏裸捐的人,但是我觉得,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世界,也许每一个人只要花一点点的时间,在活着的时候,花一点点时间对你的社区、你的城市做一点点努力,远比死后捐50%更为重要。”

  彼得·霍尔:给宜居城市插上创意的翅膀

  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彼得·霍尔的主旨演讲是一个有趣的命题:创意城市与宜居城市,这两者是不可兼得的吗?


  大多数宜居城市有美丽水景


  “什么样的城市可以促进创造性,真正是宜居的城市?”彼得·霍尔教授以加拿大温哥华为例展开话题。

  “你们看宜居性最高的城市温哥华,有非常漂亮的建筑、美丽的水景,非常好的城市环境。你马上能够感受到的就是,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城市。排名最前面的这些城市中,大多数有很多的水,在杭州我们也看到有美丽的水景——西湖。”


  给宜居城市插上创意翅膀


  彼得·霍尔认为,从某种角度来说,创新城市可能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历史悠久的大都市。第二类是人们非常喜爱的阳光地带的城市。还有第三类,就是文艺复兴类型的城市。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老的街区和新的技术结合产生了新的魅力。说到温哥华,可以看到在温哥华有很多高度很低的建筑,这些创业园区或者创意园区,提供非常低的租金。在城市发展过程中,这些老的城区受到了新的CBD的影响和威胁,因为它们的发展速度没有CBD那么快,但是它们也体现出自己的活力。

  彼得·霍尔认为,对于创新城市、宜居城市,其实没有一个既定的公式。在各个不同的地方,比如新的城市或者老的工业城市,其实都可以创新出新的城市,关键是一定要创造必要的条件,能够真正地塑造技术、环境、社会的必要的条件。它才能够真正的把宜居性和创新型完美结合。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大杭州网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www.hang-zhou.net/zixun/20101008/1426.html

网友评论

相关内容

热门新闻

热门新闻

热门排行